TikTok还能怎么走?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三条路 - 商业 - 中部法治观察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业>正文

TikTok还能怎么走?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三条路

来源:新浪网  作者:  2020-08-17 11:27:09

  十天之内连收两道总统行政命令,字节跳动也算是享受到了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最高规格待遇。即便在美国白宫近年来频频施压外资企业的行政干预历史上,这也是罕见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对TikTok的另类认可:这个面向年轻人的短视频应用成为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出海的最成功的代表,获得了美国上亿用户的青睐,直接触动到了美国社交巨头的利益,也成为了白宫眼中的“国家安全威胁”。

  8月6日白宫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在45天之后禁止美国企业与字节跳动的所有交易;8月14日白宫再度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字节跳动必须在11月中旬完成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并在美国政府监督下删除所有美国用户数据。

  这两道行政命令是一环接一环,持续推进的。第一道命令是宣布紧急状态,遏制字节跳动在全球的业务;第二道命令是详细落实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的交割日期。第一道命令是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第二道命令是1950年《国防生产法》修正案,总统有权对认为“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外资企业在美国业务采取紧急行动。

  

 

  两道行政命令封杀TikTok的理由都是“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中资应用收集美国用户个人数据,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但白宫也提供不了确实证据。实际上总统依据紧急经济权利法制裁外资企业并不需要公布确实证据。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等20多家中国科技公司列入实体清单,也都是给了一个含糊的理由,并没有一一列出他们违规的证据。

  很显然,TikTok遭遇野蛮封杀的唯一原因就是中资背景。和当初的华为一样,TikTok也曾相信美国的开放经商环境,也曾努力配合调查,试图洗清自己身上的质疑,拿出源代码证明自己不曾滥用用户数据。这些都没有任何作用。即便美国中央情报局找不到中国政府通过中资企业窃取海外用户数据的证据,但在美国政府的眼中,字节跳动的中资背景就意味着存在“莫须有”的窃密嫌疑。

  那么在两道行政命令施压下,字节跳动又有什么选择,TikTok又有几种结局呢?简单列个图,详细讲一下。

  

 

  被动等待:丧失主动选择权,坐以待毙

  这是国内很多社交网络用户主张的“硬杠”之路,即强硬对抗美国政府,起诉联邦政府,拖到大选之后,等待新总统上台,等待时机变化。这种情绪其实可以理解,毕竟美国政府的蛮横打压令人愤怒,都希望看到有人站出来可以愤起反击。如果字节跳动这么硬杠,相信会在国内迎来一片叫好。

  但这却可能带来最差的结果。如果TikTok是一家美国企业,的确是可以采取这一对策。美国宪法保证了美国公民和企业的正当权利,政府不能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私自定罪和剥夺他们的合法权利与财产。在美国历史上,美国企业起诉美国白宫,要求法院否决行政执法,也有过诸多成功先例。但是这种权利仅限于美国企业。

  在中国威胁论的问题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其实是一个立场。至少在特朗普近期连续炮轰“拜登对华亲善”之后,民主党不太可能会对中国明显示好,给共和党攻击自己的机会。此前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就公开支持CFIUS调查字节跳动。没有理由相信新政府上台之后就会给字节跳动继续运营的机会,因为那等于是拜登给政治对手攻击自己“通中”的实锤。

  而且,起诉联邦政府并不代表可以拖到大选之后,是否下达初步禁令是由联邦法官决定的。即便字节跳动在最反对特朗普的加州提出诉讼,也不代表能有胜算。美国联邦法官可能会在人权移民问题上否决总统命令,但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上,极少有和政府唱反调的。考虑到目前美国的“中国威胁论”是普遍基调,联邦法官基本不太可能站在中国企业一边。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白宫对字节跳动的打压不合理,但却合法。特朗普是在美国法律授予他的权利下,以TikTok威胁美国安全为理由,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即便只是通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施压字节跳动剥离美国业务,字节跳动也没有任何胜算。此前无论是华为阿里,还是昆仑万维和中长石基,都默默接受了CFIUS的否决和封杀令。

  而且现在白宫已经下达了两道封杀令,如果字节跳动强行拒绝服从,那么总统有权下令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司法部等诸多政府部门联合封杀TikTok美国,下令美国企业停止与字节跳动的一切往来,包括在全球谷歌和苹果商店下架字节跳动的应用,停止美国企业在字节跳动产品上的广告投放,甚至禁止金融机构为字节跳动提供服务。

  这意味着TikTok不仅会失去美国业务,其全球业务也一样会遭受毁灭性打击。在印度已经封杀了TikTok之后,再遭受这样的全球封杀令,那么实际上是在帮助美国政府和Facebook达成全球压制TikTok,主导全球社交网络世界的目的。

  而且,字节跳动还会直接损失TikTok美国业务,失去了主动选择买家的机会,失去上百亿美元的投资回报。这不仅是字节跳动的巨大损失,也是对投资者的不负责任。如果TikTok美国员工愿意起诉联邦政府,那是他们的选择,但这不该是字节跳动寻求“自杀”的推动力。

  主动关停:赢得国内掌声,美国政企从中受益

  这也是国内很多社交网络用户主张的“骨气”之路,即主动放弃美国市场,避开美国政府禁令,停止对美国用户和明星博主的服务。这种情绪也可以理解,美国无理打压这么强横,大不了我们不做生意了,不管美国业务了,直接走人好了。

  即便是前谷歌中国总裁李开复也表示了对美国无理打压TikTok的愤怒情绪,认为至少中国政府列出了准入中国市场的明确规定,而美国政府是在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驱逐TikTok。这一观点直接驳斥了认为美国政府此举是“对等报复中国不开放互联网市场”的观点。考虑到李开复曾经是直接当事人,他的这番言论或许更有说服力。谷歌将服务器转移出中国大陆时,李开复已经离开了谷歌中国。

  如果字节跳动这么主动放弃美国业务,相信会在国内迎来一片掌声。但这等于是把TikTok美国的巨大业务拱手让给Facebook。就在美国政府调查TikTok的一年时间,Facebook紧锣密鼓地研发了明显模仿产品Reels,就在美国宣布打压TikTok的同时,在自己的Instagram平台上推出产品,意在吸引TikTok的用户和明星博主。

  放弃美国业务不仅仅是失去1亿用户,还会流失更为重要的娱乐明星博主。他们是吸引全球用户来到TikTok平台的重要因素。如果他们全部流失到Instgram和Snapchat,也意味着TikTok会失去重要竞争力,在全球市场与Facebook的竞争中处于完全下风。当然,字节跳动也会损失上百亿美元,投资者承受巨大损失,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需要强调的是,即便是遭到美国政府连续封杀和起诉的华为,也没有放弃美国市场。在美国政府去年通过法律明文禁止华为在美国销售运营商产品之前,美国政府已经非正式打压了华为十年时间,禁止华为收购美国企业,否决华为在美国订单,阻止运营商销售华为手机。

  但华为始终没有放弃,一直在默默拓展美国运营商和手机市场,并没有直接放弃美国业务:大运营商不让卖,那就卖给偏远地区的小运营商;投入巨资与AT&T达成合作,在美国联合发布Mate 10旗舰手机,但在发布会前两天被临时叫停,余承东在CES无奈一顿吐槽,成为了美国科技媒体的报道焦点。

  去年华为在美国两次起诉美国政府,实际起诉的目标是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两次明文禁止美国运营商采购华为产品和服务,而不是美国通过商务部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提供产品和服务。这一点似乎很多网友都存在误读。

  这两起诉讼,一起已经毫无意外地遭到了美国联邦法官的驳回,理由是美国政府完全有权力这么做(在美国禁售华为产品);另外一起仍在审理过程中,基本没有什么反转的可能性。或许华为这两起诉讼,也是在美国市场被排挤了十年之后,表明自己的不甘情绪和抗议态度。

  主动出售:国内承受骂名,保住全球化业务

  这或许是国内网友最不愿意看到的选择。字节跳动接受美国施压结果,在三个月内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微软还想要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业务),删除美国用户资料。这是美国政府想要的结果,他们也达到了目的。这么做的舆论下场是,字节跳动会在国内网络舆论被骂成“投降者”。

  实际上,字节跳动没得选。现实摆在眼前,他们不存在全身而退的完美对策,不管怎样取舍都会承受损失。字节跳动能做的,就是选择最合理的结果,尽可能降低自己的损失,保留TikTok在全球市场的品牌和竞争力,以图未来继续做大发展。

  对TikTok上的美国用户和美国明星博主来说,这是一个负责任的选择。无论买家是微软还是Twitter或是其他美国公司,他们买下TikTok之后,都可以继续维护这个平台顺利运营,避免政府再度行政干预,继续保持与Facebook的竞争。对TikTok美国上面的明星博主来说,他们也不愿意放弃一个投入巨大精力打造的平台,重新转战其他平台。

  留住TikTok美国平台的明星博主,实际上也是留住了TikTok全球平台的竞争力。即便是把美国业务卖掉,字节跳动依然可以在全球其他市场继续留住用户,保持用户体验和粘性,与Facebook的Instagram平台竞争。留住TikTok这个品牌,对字节跳动意义重大。

  对字节跳动自己和投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实际选择,可以获得不菲的投资回报。当初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时候,“仅仅”花费了10亿美元。而现在TikTok全球的估值,如果没有美国政府打压的话,至少在500亿美元。

  或许是在字节跳动的美国机构投资者的游说下,现在美国政府对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最后期限是11月15日,字节跳动还有时间寻找买家,不必完全吊在微软这一个树上。毕竟TikTok美国是一块诱人的业务,还会有其他美国公司愿意趁着政府打压的机会接盘。

  Twitter已经对这一业务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虽然他们自己市值还不到300亿美元,现金储备更是不足,但却可以寻找其他投资者筹集买下TikTok美国。买下TikTok美国之后,Twitter的实力将得到极大增强,可以更好地与Facebook在年轻人社交领域竞争。由于反垄断调查的关系,Facebook和谷歌基本不太可能买下TikTok美国。

  此次白宫连续两道行政命令施压字节跳动,显然是要把中资赶出美国主流互联网公司的意图,封杀微信也是同样的目的。为了提振落后的选情,特朗普今年一直在渲染“中国威胁论”,展现出自己“强硬打压中国”的姿态,打造自己“维护美国安全”的形象。

  很遗憾,作为唯一一个打入美国主流互联网市场的中国产品,TikTok在发展最顺利的时候遭到了美国政府的强行打压。这或许也是字节跳动成立以来遭遇的最困难局面。但在一个超级大国面前,再强大的企业也是无能为力的,字节跳动虽然估值巨大,但依然是一个政治影响力很弱的创业公司。冷静评估眼下的所有选择,接受最现实的结果,尽可能保全自己的实力,才是企业应该做的。

编辑:bj2020